快捷搜索:  

导演傅东育:《冰雨火》要和观众玩玩狼人杀

您的(de)浏览器不支持 audio 元素。 字号 超大 大 标准 小 在《破冰行动》之后,傅东育执导的(de)又一刑侦禁毒作品,由陈晓、王一博、王劲松、刘奕君等人(ren)主演的(de)《冰雨火》正在热播。
当年的(de)《破冰行动》惊险刺激的(de)禁毒题材给了观众亮眼的(de)开篇,虽然被诟病“烂尾”,但总体瑕不掩瑜,还拿下了白玉兰最佳中国电视(shi)剧奖。马不停蹄继续在这一题材上发力,对(dui)导演傅东育来说,是(shi)承受着不小压力的(de),《冰雨火》能否超越《破冰行动》的(de)口碑?能否避免“烂尾”情况发生?都是(shi)必须面对(dui)的(de)问题。《冰雨火》海报

《冰雨火》海报

在各种悬念尚在发酵之中,导演傅东育接受媒体采访,谈了他(ta)对(dui)这部剧的(de)情感和付出。
动作戏增加,人(ren)物是(shi)重点
导演傅东育直言,当年不少人(ren)都劝他(ta)近年不要再碰这个题材,“因为大家会更挑剔”,但他(ta)冷静下来思考,通过拍《破冰行动》,在这一类型上,他(ta)有了非常具体的(de)经验,其次,他(ta)总要去面对(dui)自己曾经有过的(de)问题,作为一个导演,他(ta)渴望能进步,犹豫了一下,他(ta)还是(shi)决定开启《冰雨火》。
“我(wo)想我(wo)不要那么患得患失,正好(hao)有一个这样的(de)项目摆在面前,我(wo)觉得可以尝试让自己更进一步。不在于这个戏最后有没有更火,不要这样比较。”
再次拍摄禁毒题材,傅东育对(dui)《冰雨火》做出了新的(de)“探索”。傅东育(右二)与《冰雨火》演员们(men)合影

傅东育(右二)与《冰雨火》演员们(men)合影

首先是(shi)他(ta)要求在刺激迂回的(de)情节基础上,要对(dui)人(ren)物进行丰满。傅东育回忆《冰雨火》的(de)剧本定稿,是(shi)一个漫长的(de)过程。他(ta)刚刚收到第一版剧本时,“觉得是(shi)有点飘”,“我(wo)建(jian)议编剧们(men)要走进一线下生活看看,不要一开始就输在剧本上”。他(ta)陪着编剧组走访边境和一线干警,“开拍之前我(wo)们(men)沿着云南的(de)边境县走了六个地区,瑞丽,德冲,西双版纳……对(dui)这个项目帮助极大,那些故事就从生活里蹦了出来”。经过三四个月,第二版剧本故事大纲搭建(jian)完成。但傅东育仍不满意,“人(ren)物不丰满,没有那么让我(wo)激动,逻辑也有漏洞。”又经过五个月,才最终定稿。《破冰行动》海报

《破冰行动》海报

这也是(shi)傅东育认为较之前的(de)进步之处,“人(ren)物的(de)表达上不要那么扁平化,脸谱化,人(ren)物要更丰满,使得观众追这个剧的(de)时候,追着追着能够为人(ren)物的(de)命运,为人(ren)物的(de)情感而感动,不仅仅是(shi)说他(ta)说了一个什么样的(de)禁毒的(de)故事。如果和以前相比,我(wo)更专注于每个角色的(de)鲜活,这些不管是(shi)正面角色还是(shi)反面角色,是(shi)不是(shi)可以让你(ni)动情,是(shi)不是(shi)被情绪带入,能不能通过情感的(de)传递让观众爱上这个剧,这个是(shi)我(wo)的(de)目的(de),我(wo)花了更多的(de)心思在人(ren)物的(de)塑造上。不管任何一个类型,包括公安题材的(de)禁毒剧,依然是(shi)在说人(ren)的(de)故事。”
傅东育坦言,他(ta)很期待《冰雨火》完播时观众对(dui)其中人(ren)物是(shi)怎样讨论的(de)。
其次,是(shi)对(dui)动作戏进行了“升级”,傅东育是(shi)很重视(shi)类型化研究的(de)导演,“和《破冰行动》相比,动作戏要求上更加严谨,占比应该是(shi)在25%左右,至少不能低于20%,我(wo)们(men)是(shi)有一些类型化追求的(de)。”《冰雨火》剧照

《冰雨火》剧照

为了动作戏拍摄,演员和置景都做出了巨大努力。所有演员在进组前都进行了为期两周的(de)枪械和动作训练,不仅如此,陈晓和王一博作为主角,也在动作戏上吃了不少苦。傅东育回忆,比如开篇的(de)雨林追逐,翻滚下来,落水,都是(shi)两个演员在比较艰难的(de)情况下自己完成的(de)。
“当天拍这场戏时王一博脚崴了,到现场说没有问题,打了封闭就演。大雨倾盆,理论上应该是(shi)贴身裹保鲜膜保护一下体温。王一博不裹,他(ta)说这样动作做不好(hao),幅度肯定不对(dui)。两个人(ren)开始那么拍,拍到半夜十二点的(de)时候,在山里冻得瑟瑟发抖,拍完一条就喝姜汤,一直拍到天亮。这场戏一共拍了三天。”王一博 饰 陈宇

王一博 饰 陈宇

陈晓 饰 吴振峰

陈晓 饰 吴振峰

又如,陈晓进组后的(de)第一场戏要完成五分钟的(de)长镜头动作戏,要从房间里打到院子再打到二楼又摔下来,是(shi)一系列连贯动作,陈晓拍了一整天,效果都不太好(hao),傅东育内心是(shi)体谅陈晓的(de),但陈晓有自己的(de)要求。“他(ta)进组之前我(wo)明确要求他(ta)减肥,他(ta)真的(de)是(shi)在减,最后他(ta)打不动了,我(wo)说就这样吧。他(ta)回去以后洗了澡吃了两块牛排,第二天早上又来拍。这个是(shi)演员自我(wo)的(de)要求。”
傅东育感慨,“中国有多少演员可以亲身自己这么上去打下来?你(ni)说动作戏苦不苦,太苦,但是(shi)我(wo)没想到这两个演员,除了太危险的(de)镜头,基本都没有用替身,陈晓头上挨那个酒瓶是(shi)真的(de),演员付出到这个层面,真的(de)应该给他(ta)们(men)鼓掌。”
而动作戏的(de)置景也一度面临困难,由于勘景时国内尚未遇到疫情,剧组准备好(hao)了在老挝和中国香港拍某些场景,但开拍之后,疫情爆发,剧组无法出国,傅东育无奈,只好(hao)人(ren)工造景,“我(wo)们(men)要把境外的(de)这个镇子搭出来,包括香港部分都是(shi)右舵车,街道怎么办,包括你(ni)在小地方,却有大量的(de)群众场面。”尤其还遇上了西双版纳的(de)雨季,“下雨就成了很痛苦的(de)事情,经常要等待,我(wo)们(men)拍摄周期又漫长,很煎熬,A组一共拍了122天,B组还拍92天。”《冰雨火》剧照

《冰雨火》剧照

但让傅东育很骄傲的(de)是(shi),尽管有这么多困难,他(ta)和所有演员、剧组人(ren)员都没有放弃,实景比例非常高,“最后大家超时就超了,都不管了,只有咬住牙不放过任何一场戏,300多个场景,除了四个场景是(shi)搭的(de)之外,全部都是(shi)实景,工作量远超过两三部剧的(de)状态。”
除了动作戏和人(ren)物丰满之外,傅东育根据现在年轻观众的(de)看片喜好(hao),也想和观众“玩玩狼人(ren)杀”。《冰雨火》作为刑侦剧,一上来的(de)节奏就很快,有许多悬念设(she)置,有些观众喜欢,也有观众表示不太适应,傅东育回应,“任何一个作品都有它(ta)的(de)叙事节奏的(de),前六集我(wo)们(men)剪过不下五版,我(wo)秉持不管哪个方案,这个节奏必须是(shi)以观众观剧时候的(de)心理节奏来设(she)置的(de)。悬念给多少,让观众猜多少,取决于两点,第一我(wo)希望我(wo)们(men)的(de)电视(shi)剧不要再觉得观众能够骗了,尤其是(shi)这类题材。我(wo)修片的(de)时候说,绝对(dui)不允许倍速看,要求他(ta)们(men)倍速必须看不懂。这个是(shi)要改变的(de),现在大家都倍速看,说明我(wo)们(men)有水分。二是(shi)我(wo)必须要考虑到,现在观众基本上是(shi)拿着电脑看的(de),受众习惯变了,我(wo)是(shi)觉得这类题材一上来以后狼人(ren)杀是(shi)要跟大家玩玩的(de),谁是(shi)坏人(ren)谁是(shi)好(hao)人(ren),大黄胶囊到底从哪来,他(ta)们(men)是(shi)不是(shi)黑吃黑,这当中是(shi)不是(shi)有套中套,这个节奏上,一定要跟观众去斗心眼。”
当然他(ta)也坦言,这场上来的(de)“狼人(ren)杀”也是(shi)个尝试,“目前前面的(de)氛围和案件的(de)复杂度我(wo)们(men)是(shi)做个尝试,等待检验。”《冰雨火》剧照

《冰雨火》剧照

但在升级之余,《破冰行动》是(shi)对(dui)真实事件改编是(shi)当时许多观众感慨唏嘘之处,剧集真实展现了边境禁毒的(de)艰难和一线禁毒警的(de)难处,傅东育保留了这种“真实”。他(ta)表示,《冰雨火》这个戏当中的(de)所有案子,都是(shi)有原型的(de)。《冰雨火》剧照

《冰雨火》剧照

“比如说大黄胶囊,就是(shi)一个新进毒品,我(wo)们(men)现在面临的(de)禁毒形势的(de)困难,有大量的(de)新型合成毒品,这个是(shi)我(wo)们(men)在一线走访的(de)时候,干警提出的(de)。所以这个切入点是(shi)很准确的(de),包括故事往后延展,所有的(de)制毒的(de)人(ren),包括制毒的(de)形态都来自一线的(de)复杂的(de)状态,我(wo)们(men)加以了创作。真实情况确实也是(shi)很严峻的(de),后续出现的(de)案例,包括人(ren)物的(de)设(she)置,毒贩的(de)身份,90%以上都来自真实的(de)案例,包括他(ta)们(men)的(de)职业,所以会显得丰满和真实。”
“这群演员,没有一个掉链子的(de)”
不可避免,要谈到《冰雨火》的(de)演员选择问题。这部剧是(shi)双雄设(she)定,王一博饰演年轻警官陈宇,陈晓饰演吴振峰,是(shi)陈宇的(de)发小,一直想为死去的(de)父亲翻案。除此之外,整部剧是(shi)一水儿的(de)“老戏骨”,尤其王劲松和刘奕君,是(shi)演什么像什么的(de)实力派。这样的(de)演员阵容令人(ren)不得不想到,是(shi)否像王一博这样的(de)非专业出身艺人(ren)是(shi)负责颜值,而其他(ta)演员就负责演技。王劲松 饰 林德赞

王劲松 饰 林德赞

刘奕君 饰 杨兴权

刘奕君 饰 杨兴权

张志坚 饰 陈力文

张志坚 饰 陈力文

傅东育坦然否定了这样的(de)想法,“演员在任何一部戏当中是(shi)一个整体,作为一个导演应该有能力让所有演员的(de)表演都达到他(ta)的(de)最好(hao)水平,才能形成作品,而不是(shi)哪个演员演得很出彩,要让演员形成统一的(de)表演语境,不能你(ni)演你(ni)的(de),我(wo)演我(wo)的(de),这个情况下我(wo)们(men)做了很多功课,要求他(ta)们(men)传帮带,我(wo)在开机的(de)时候,清楚的(de)说绝对(dui)不允许这部戏有经验的(de)演员负责演戏,年轻的(de)演员负责颜值。”
他(ta)坦言,所有演员都是(shi)他(ta)的(de)自主选择,老戏骨们(men)当然是(shi)很合适各自角色的(de),重要的(de)是(shi),两个年轻演员,他(ta)也非常满意,在他(ta)的(de)标准中,不认为王一博会造成“出戏”这样的(de)情况。
“我(wo)跟陈晓聊天的(de)过程当中发现他(ta)天生自带忧虑感和骨子里的(de)拧劲儿,大概聊了15分钟我(wo)就确认肯定是(shi)他(ta)。而陈宇这个角色非常年轻稚嫩,我(wo)见了非常多的(de)年轻演员,我(wo)见到王一博的(de)时候是(shi)2019年,他(ta)22岁,坐我(wo)面前很青涩,我(wo)觉得他(ta)和我(wo)想象中的(de)干警还有一些距离,一是(shi)他(ta)偏瘦弱,二是(shi)他(ta)偏羞涩。但王一博眼神里有清澈感,他(ta)的(de)那种执着劲儿是(shi)打动我(wo)的(de)。我(wo)跟他(ta)聊天的(de)过程当中,他(ta)很清楚坚定他(ta)想演这个角色。我(wo)当时没有看过他(ta)以前的(de)作品,那时候他(ta)也没有现在这么热闹。我(wo)说你(ni)能吃苦吗,他(ta)说你(ni)让我(wo)怎么吃苦,我(wo)说你(ni)能体验生活吗,他(ta)说我(wo)愿意。我(wo)说你(ni)太瘦了,愿意让自己再强壮一点吗?他(ta)说可以马上健身,很简单很直愣愣的(de)感觉。我(wo)觉得他(ta)就是(shi)陈宇,所以我(wo)确定了他(ta)。”《冰雨火》剧照

《冰雨火》剧照

傅东育毫不讳言对(dui)王一博的(de)肯定,“这个基层一线的(de)刚出道不久的(de)年轻警官,他(ta)塑造得还是(shi)成立的(de),陈宇是(shi)一个很青涩的(de)刚刚入职不久的(de)年轻警官,年轻人(ren)的(de)冲劲是(shi)这个角色所需要的(de),这一点他(ta)有没有完成,是(shi)我(wo)们(men)评价的(de)标准。第二点,我(wo)要求演员必须在你(ni)上场之前忘掉你(ni)的(de)剧本,不仅要背自己的(de)台词,还要背对(dui)手的(de)台词,王一博完全做到了。他(ta)就能够和别的(de)演员在交流当中按照节奏去做。第三,导演在现场就是(shi)演员的(de)一面镜子,必须让他(ta)自由舒适的(de)表达同时达到我(wo)的(de)要求,该怎么做,我(wo)会告诉他(ta),哪句台词的(de)重音可能有变化,替他(ta)分析这场戏的(de)情绪控制该有多高,这些他(ta)是(shi)很有悟性的(de),能听懂,按要求呈现了。”
傅东育举例,王一博是(shi)在组里过的(de)生日,当天是(shi)要拍一场他(ta)非常痛苦的(de)戏,也没有大的(de)形体动作,也没有对(dui)手演员,就是(shi)打一个电话(dianhua),在电话(dianhua)打的(de)过程中他(ta)需要失声痛哭。傅东育担心他(ta)的(de)情绪能否拉满,询问是(shi)否要换一场戏拍,但王一博坚持说准备好(hao)了。《冰雨火》拍摄现场

《冰雨火》拍摄现场

“那场戏一个镜头六分多钟我(wo)没有喊停,演到最后,我(wo)说停的(de)时候,他(ta)依然不能控制,这就是(shi)信念感,而旁边的(de)王劲松的(de)节奏已经被他(ta)带走了。好(hao)的(de)表演是(shi)交出灵魂和情感,第一他(ta)的(de)信念感好(hao),他(ta)相信这件事情,就像一个孩子一般的(de)相信。第二个对(dui)于这个角色有他(ta)独特的(de)表达,别人(ren)如果也演一遍,可能不是(shi)这样的(de)表达。我(wo)们(men)不吹年轻演员,但也不要尬黑,他(ta)需要成长,谁都有22岁,但是(shi)工作和创作的(de)态度跟他(ta)是(shi)不是(shi)流量无关。他(ta)对(dui)生命的(de)理解,对(dui)于生活的(de)理解,对(dui)于世界的(de)理解,仅仅停留在22岁的(de)年龄,而我(wo)这个角色要求的(de)恰恰是(shi)这个年龄段,如果我(wo)现在需要一个30岁出头,陈晓这样的(de)角色,我(wo)找王一博演,那个是(shi)导演的(de)错误,不是(shi)王一博的(de)错误。不要老是(shi)嘴上说我(wo)们(men)应该正向引导年轻演员怎么样,实际还是(shi)在用流量或者是(shi)市场的(de)眼光挑剔着演员,这是(shi)不专业的(de)。”
而从演员的(de)角度,王劲松也觉得相互的(de)信任让现场拍摄超出了他(ta)的(de)预期,尤其他(ta)饰演的(de)基层领导,和年轻警官陈宇有许多对(dui)手戏,这几场情绪激动的(de)戏现在都很出圈,“这个戏最后呈现出来的(de)东西大大超过我(wo)的(de)预期值。”《冰雨火》剧照

《冰雨火》剧照

傅东育感慨,刘奕君杀青时跟他(ta)说没有拍够,而王劲松杀青时,他(ta)差点落泪。“像我(wo)们(men)这个年龄的(de)人(ren),演一部戏少一部戏了,我(wo)给王劲松送上一束花,我(wo)说谢谢。给了花以后我(wo)掉头就走了,因为我(wo)再说,就怕自己情感控制不住。那时候我(wo)已经非常清楚这个角色会成功,会打动人(ren)。”
对(dui)于演员们(men)的(de)付出,傅东育饱含情感,“《冰雨火》如果到今天口碑还可以,很大程度上是(shi)在于这群演员,没有一个掉链子的(de),不管年轻的(de)还是(shi)年长的(de),大家互相帮助,一天拍完了,年轻演员会敲年长演员的(de)房门,说明天这个戏咱们(men)对(dui)一下吧。因为我(wo)要求年轻演员到现场第一是(shi)不带剧本,第二是(shi)背熟自己和对(dui)手演员的(de)台词。那种交流一定会产生不一样的(de)效果。”(本文来自澎湃新闻(xinwen),更多原创资讯(zixun)请下载“澎湃新闻(xinwen)”APP) 责任编辑:张喆 校对(dui):刘威 澎湃新闻(xinwen)报料:021-962866   澎湃新闻(xinwen)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我(wo)要举报 关键词 >> 国产影视(shi)剧
国产影视剧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780人留言! 共有:780人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